相见仓央嘉措:西藏错那的情歌传奇(组图

  “如果不曾相见,人们就不会相恋。如果不曾相知,怎会受着相思的熬煎。  “如果不曾相见,人们就不会相恋。如果不曾相知,怎会受着相思的熬煎。”仓央嘉措是西藏的一个传奇,有关他的身世、情歌、结局,一直以来众说纷纭。仓央嘉措虽被指定为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但15岁之前他一直隐身在西藏错那的民间乡野,独特的生活环境和童年经历造就他非同凡响的个性与才情,也为他未来的坎坷命运埋下伏笔。我们来到仓央嘉措的故乡,在这片充满自由的灵性土地上,触摸仓央嘉措的真实生活与内心世界,破解有关他前世今生和浪漫情歌的种种谜团。

  相见仓央嘉措——西藏错那的情歌传奇

  策划/本刊编辑部撰文/罗洪忠摄影/邱衍庆

  “08年那场雪下得太急太大,一夜之间这座老房子就垮掉了,变成现在的摸样。”错那县地方志办公室负责人张慧茹指着眼前破烂不堪的建筑不无遗憾地说。这座仓央嘉措的雪夏旧居就坐落在错那县城的老居民区,南面是农业银行,北侧是居民新区,西南侧是一座新建的宾馆。从高处俯瞰,像个废弃的矿井,很难想像名满天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错曾经在这里居住过。

  旧居的主体是四柱、八梁、186根椽子木的两层楼房,梁、柱及椽子选材讲究,木纹细密,大小粗细匀称;外围石墙面平整,可见当年也是很上档次的住宅。只可惜上层屋顶全部垮掉,底层也多半坍塌,像个地窖,黑暗阴森,尽是些建筑和生活垃圾,腐臭味和牛粪味熏人难耐。三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到现在还能看到这般模样,也算是奇迹了。

  遥想当年,稚气未脱的仓央嘉措曾经在这里奔跑玩耍,不同凡人的命运注定他永远不可能像一个普通门巴家庭的孩子那样度过一生,若干年后他将成为布达拉宫的主人,整个雪域高原的统治者。那时候的他也不可能预见到,等待他的将是怎样一个跌宕起伏、命运多舛的人生?而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又是怎样开始的呢?

地处高海拔的错那虽然气候寒冷,却有丰富的地热资源,温泉贯穿家家户户,冬季还以温泉来取暖。曲卓木乡的名字就来源于温泉,远远地就能闻到刺鼻的硫磺味道,泉眼四周水雾缭绕,日积月累,呈现出色彩斑斓的钙华地貌。  地处高海拔的错那虽然气候寒冷,却有丰富的地热资源,温泉贯穿家家户户,冬季还以温泉来取暖。曲卓木乡的名字就来源于温泉,远远地就能闻到刺鼻的硫磺味道,泉眼四周水雾缭绕,日积月累,呈现出色彩斑斓的钙华地貌。
仓央嘉措出生在西藏门隅地区的达旺,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移居到错那,在这里度过了无忧无虑的青少年时代。  仓央嘉措出生在西藏门隅地区的达旺,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移居到错那,在这里度过了无忧无虑的青少年时代。

  错那旧居:曾虑多情损梵行

<巴珠的一位漂亮女儿,两人来往多了,有时还住在她家。因神圣仙体居住在不洁之处,致使仓央嘉措流鼻血,仓央嘉措用手指蘸鼻血,在黄布上绘画出一幅佛像唐卡,成为仓央嘉措雪夏旧居的主供佛。巴珠的女儿再美,也因不洁没人搭理愁于婚嫁。于是,仓央嘉措这样写到:“骨肉洁净有何用,香粥调料当不成,雪夏巴珠的女儿,本是天仙空行女。”

<桑结嘉措(当时西藏地方政务的掌权者)为稳定西藏的社会局势,确保自身已取得的权势与地位,一方面,他对五世达赖实行秘不发丧,另一方面,桑结嘉措又开始着手秘密寻访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以备日后突变的政治局势。

  1683年3月28日,仓央嘉措出生在门隅达旺附近的乌金凌村。1685年,桑结嘉措派出两名活佛从拉萨出发,开始秘密寻访第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他们很快便得到消息,在门隅达旺附近乌金凌扎西丹增家中降生的阿旺嘉措具有灵异现象。当消息传到布达拉宫后,桑结嘉措严令他们封锁消息,随后通过问卜,决定将灵童一家从乌金凌迁居棒拉山口北面的夏沃。

  众人将仓央嘉措迎往夏沃后,桑结嘉措派特使从拉萨出发,携带五世达赖的矫诏灵物和印有吉祥太阳标志的哈达、砖茶、一匹象征成就诸事的绿色绸缎等物前往夏沃,为了保密,对外称保护夏鲁堪钦的灵童。当年12月11日,他们抵达夏沃后,向仓央嘉措父亲转献谕旨和灵物。仓央嘉措看到五世达赖的谕旨后,十分高兴地说:“这是我的印章,你们得福啦!”

  史料记载,其后,仓央嘉措一家又从夏沃出发,抵达错那宗城(相当于县城)的雪夏村。据当地老人讲,仓央嘉措到错那宗城时,是同其父亲扎西丹增、母亲次旺拉姆、姑妈、小妹及佣人等人一起来的,错那宗本(地方行政官,相当于县长)奉甘丹颇章地方政府(公元1642年,五世达赖喇嘛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之命,接待安置仓央嘉措一家的生活起居。

  藏历火虎年5月,也就是仓央嘉措到达错那宗城的第二年,甘丹颇章地方政府专门委派高僧大德卡热巴·斯南多吉和朵巴·索南坚参等人到错那,两位活佛在错那宗期间,对灵童进行系列测验,仓央嘉措每次辨认遗物时,都能准确无误地辨认出来,而且进餐时,总要先敬神灵,然后再用餐,连同抓糌粑的姿势也同五世达赖一模一样,这使得前去辨认的两位活佛及随行十分感动。此后,灵童的一切生活均由专人服侍,他人不得接近,就连灵童的父母也不例外。

  1688年3月7日,桑结嘉措听取了索朗坚参关于灵童身体形态、言谈举止、神情观感等方面的情况汇报,“欢快异常,百感交集”。25日,又派人给灵童送去神像、净水、茶叶等礼物,并且从布达拉宫选出精细的糌粑定期送往错那。甘丹颇章地方政府责成错那宗,为仓央嘉措单独安排较为清净的生活起居和学习环境。

  错那镇亚玛荣村距离错那宗城5公里,气候和环境相对优越,便成为仓央嘉措学习生活的首选之地。在亚玛荣新居,甘丹颇章地方政府为仓央嘉措配备了两名近侍、两名佣人,让这位转世灵童按照佛教法规开始高级活佛的学习、训练和生活。8岁时,仓央嘉措已经开始能够在纸上练习写字,大约在11岁时,他就写下了著名的《马头明王颂》这部传世诗作。根据西藏社科院前副院长巴桑罗布的调查和考证:仓央嘉措的文化基础知识和佛教基础理论,都是在错那宗城完成的。

曲珍卓玛带着10岁的儿子丹增在自家的老房子里,为我们展示仓央嘉措住过的痕迹,各种古老的装饰表明这里绝非普通的民宅。这座被当地人称为“行宫”的老房子,300年前是仓央嘉措的居所,当时他的年纪与今天的丹增相仿。  曲珍卓玛带着10岁的儿子丹增在自家的老房子里,为我们展示仓央嘉措住过的痕迹,各种古老的装饰表明这里绝非普通的民宅。这座被当地人称为“行宫”的老房子,300年前是仓央嘉措的居所,当时他的年纪与今天的丹增相仿。

  我们来到距县城西南5公里以外的亚玛荣村,刚到村口时,遇上一位洗衣服的藏族妇女,当我们提起仓央嘉措“行宫”时,她立即用手指村里的一条小路说,仓央嘉措“行宫”就在路的尽头。我们跟随一位当地村民,沿着石板小路往前行。这处行宫地处亚玛荣村的西北头,一条潺潺的小溪由村西北往村东南穿村而过。

  我们见到了这栋两层楼的“行宫”,其主体建筑面积是2排16柱,比雪夏旧居面积大得多。在这个楼房里,曾有人长期居住,有些朽柱蠹梁曾被住户更换,室内有些墙壁也曾被粉刷修复。原先在这里居住的曲珍卓玛,早已迁入旁边的新居,整个行宫人走楼空,霉气冲鼻难忍。她带着10岁的儿子丹增,提着一盏应急灯,带我们进入漆黑的里屋。据曲珍卓玛介绍,楼下房屋依旧保持原样,而楼上经过装修和粉刷。我们在主楼之外,还看见不少附属建筑的废墟,雕梁画柱的残片随处可见,看来这座旧居当年雄踞村头,蔚为壮观。

  仓央嘉措在亚玛荣新居开始全新生活时,他的家人依旧住在错那宗城雪夏村巴珠家的房屋里,那个时候,人们对仓央嘉措的生活管得并不严,还是经常让他同家人见面。错那宗政府在山上,其下方的“雪”居民区,如同布达拉宫下方的雪居民区一样,“雪夏”居住的是屠夫、铁匠等。因此,“雪夏”被认为是不洁居民的住处。让人感到有趣的是,“雪夏”在藏语里意为“不洁净之地”,当地村民觉得这个名字不雅,便将原有的雪夏村改为错那村。

  巴珠是雪夏村有名的屠户,受人岐视,甚至不能与一般人同坐,更何况仓央嘉措这样的转世活佛。可是,仓央嘉措喜欢与屠户巴珠交朋友,并说:“肉和骨头上面不能洒稀饭,我就要在上面洒稀饭,我就要和屠宰人交朋友”。

<巴珠的女儿,本是天仙空行女。”

  后来,仓央嘉措入住布达拉宫以后,巴珠为了炫耀自己的荣光与财富,请仓央嘉措允许他用青铜包饰整个府邸。仓央嘉措对巴珠回复说,当布达拉用黄金包饰的时候,你的府邸才可以用青铜包饰,我现在允许你用黄涂料粉刷。就这样,巴珠的府邸变成黄色,而仓央嘉措用鼻血绘制的唐卡佛像,就成为这里的主供佛像。

<5米,度母的脸部是用鼻血绘的,其余部位施以染料。这些东西他们都亲眼见过,可惜“文革”时被毁。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