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疫苗真的来了?

  强生公司7月24日宣布了全球首次hiv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结果,这一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双盲的1/2a期临床试验招募了393位健康志愿者,志愿者分别来自美国、卢旺达、乌干达、南非和泰国,结果显示,志愿者对hiv疫苗耐受性良好,并且100%产生了对抗hiv的抗体。

  强生公司7月24日宣布了全球首次hiv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结果,这一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双盲的1/2a期临床试验招募了393位健康志愿者,志愿者分别来自美国、卢旺达、乌干达、南非和泰国,结果显示,志愿者对hiv疫苗耐受性良好,并且100%产生了对抗hiv的抗体。

  单次暴露于艾滋病病毒下感染风险减少了94%

  强生公司是世界上规模最大、产品多元化的医疗卫生保健品及消费者护理产品公司,它的资金支持是这次疫苗取得显著效果的重要原因,具体试验由其旗下的杨森制药公司承担,但技术来自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等研究单位。

  这次的hiv疫苗是马赛克疫苗,即利用hiv的多种抗原(基因片段)组合在一起,形成具有对机体免疫系统有较强刺激作用并能生成有效抗体的疫苗,称为approach疫苗。approach疫苗首先是在效果上令人振奋。除了在受试者身上100%产生了抗御hiv病毒的抗体外,还让受试者单次暴露于艾滋病病毒(hiv)下感染风险减少了94%,并且有66%的人在6次暴露于hiv下仍然受到保护,没被hiv感染。

  疫苗的试验采用了初免-加强免疫策略,即在试验中受试者一共接受4次疫苗注射,前两针疫苗是初免,后两针疫苗是加强免疫注射。注射48周后,受试者没有产生任何副作用,血液检测发现所有人体内都产生了针对hiv的抗体。在对受试者的实际保护评估上,hiv感染的风险降低了94%。

  这次艾滋病马赛克疫苗产生显著效果主要原因在于根据hiv的特点设计疫苗,最重要的是采用hiv的多种抗原,即选用来自多个不同hiv亚型病毒株的基因,这些hiv抗原通过病毒载体生成,组成了含多种hiv抗原的疫苗。

  马赛克疫苗几年前就完成了动物实验

  艾滋病马赛克疫苗早在几年前就已研发出来,并在动物身上进行了试验。2013年,研发马赛克疫苗的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在《细胞》杂志上报告称,他们利用艾滋病病毒的3种主要蛋白研发出了马赛克疫苗。

  把hiv的几种基因拼接或镶嵌在一起制成疫苗的主要原因是,这些抗原能极其有效地刺激机体的免疫系统,并且让免疫系统产生针对这几种抗原的大量抗体,以中和(抗御)艾滋病病毒,达到防止艾滋病病毒入侵人体免疫t细胞的目的。

  当时,研究人员对恒河猴试验接种该疫苗,并且用致病性最强的人猴嵌合免疫缺陷病毒(shiv,类似于人免疫缺陷病毒hiv),6次模拟艾滋病病毒自然感染恒河猴,以检验疫苗效果。结果表明,接种疫苗的12只恒河猴在连续6次暴露于人猴嵌合免疫缺陷病毒后,只有3只免受感染。但与未接种疫苗的对照组12只恒河猴(在3次暴露于人猴嵌合免疫缺陷病毒后全部被感染)相比,马赛克疫苗对恒河猴的保护作用高达87%至90%。

  基于这个研究结果,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推论,马赛克疫苗不仅对人类可能有效,而且也有可能将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几率降低约90%。现在,强生公司旗下的杨森制药公司对人进行的approach马赛克疫苗试验将人的感染风险降低了94%,说明当初的推测得到了试验的初步检验。

  马赛克疫苗的思路是怎么来的?

  马赛克疫苗又称镶嵌疫苗,是在2009年泰国进行的艾滋病疫苗rv144大型临床试验之后,成为各国研究人员首选的艾滋病疫苗核心研究。当时泰国的大型研究表明,rv144只能降低31%的hiv感染率,但是已经是最有效的疫苗。

  一种疫苗只能对31%的人产生保护显然并不理想,至少需要对60%以上的人产生保护才能称为有效疫苗。后来,研究人员经过广泛深入的研究,认为rv144疫苗的保护效果有限,是因为其抗原的有效刺激不够和其抗原的代表性不足,因此,研发的重心转移到马赛克疫苗上来。对于某种疾病的疫苗设计和研发当然是要依据引发该病的病原体的特征、结构、传播特点和病原体攻击的靶目标等。现在,对艾滋病疫苗的设计转移到艾滋病病毒的结构特点上,因为其结构相当复杂,并且变异性很大。

  hiv如果不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病毒,也是最复杂的病毒之一。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将hiv分为hiv-1和hiv-2两大类型。目前世界各地的艾滋病主要由hiv-1引起。hiv-2引发的艾滋病主要在西非流行,hiv-2的致病力低于hiv-1,传播速度也比hiv-1慢。hiv-1和hiv-2在基因序列上差异很大,它们的包膜糖蛋白常常不能引起交叉免疫反应。因此,现在研发的艾滋病疫苗主要是针对hiv-1的疫苗。

  即便hiv-1内也有很多亚型。艾滋病病毒在结构上非常复杂,亚型较多,如果只选单一的亚型和其中的某一两种基因作为抗原来制造疫苗,即便人体免疫系统能产生抗体,也只是针对某一两种抗原的抗体,不足以对艾滋病病毒造成致命打击,病毒同样可以存活并感染人的免疫t细胞。

  因此,不只是临床治疗,尤其在疫苗研发上,临床医生和研究人员特别重视不同基因型的艾滋病病毒所导致的艾滋病。同时,也形成了研发艾滋病疫苗的核心思路,即需要尽量采用艾滋病病毒的所有抗原组分。但是,这是一种理想要求,目前难以达到,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采用艾滋病病毒的多种抗原。并且对志愿者的试验也需要多元性和全球性,只有在全球不同地区的国家志愿者身上试验获得效果,才能证明一种疫苗具有广谱抗性(有效性)。这次的approach马赛克疫苗就是如此。

  马赛克疫苗研制也有强力竞争

  艾滋病疫苗的研发如同其他产品的研发一样,竞争是一种常态。因此,瞄准马赛克疫苗的并非只有强生公司和哈佛大学,其他研究机构和研究人员也同样在研发马赛克疫苗。

  在强生公司之前,美国的疫苗-癌症免疫治疗公司于今年5月在华盛顿举行的艾滋病疫苗试验网络春季全组会议上,由华盛顿大学医学实验室和弗莱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助理教授罗沙博士公布了该团队研发的艾滋病疫苗pennvax-gp首个临床研究的结果,也相当鼓舞人心,pennvax-gp疫苗也几乎100%产生了对抗hiv的抗体,被称为是有史以来(在强生公司公布结果之前)艾滋病疫苗在人体临床试验中所观察到的最高的总体免疫应答率。

  pennvax-gp也是一种马赛克疫苗,采用了艾滋病病毒的4种抗原,比强生公司试验的马赛克疫苗还多一种抗原。疫苗-癌症免疫治疗公司招募了94名志愿者参加pennvax-gp疫苗试验,其中85人接种疫苗,9人接种安慰剂。

  疫苗-癌症免疫治疗公司的马赛克疫苗pennvax-gp比强生公司的马赛克疫苗进行的试验更为细致和层次更多,但是受试人群还不到100人,而强生公司的受试者有近400人,因而在试验效果上更有说服力。

<5万人参加。

  另一方面,尽管马赛克疫苗成为目前艾滋病疫苗的主流和聚焦点,但是研发艾滋病疫苗同样是条条道路通罗马,其他研究也表现出了不俗的效果,甚至连被视为失败的rv144疫苗也都有咸鱼翻身的可能。例如,美国凯斯西储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用rv144疫苗结合明矾佐剂来对恒河猴进行重新试验,发现可以降低44%的艾滋病病毒感染风险,这比2009年对人的研究降低31%的风险提高了13个百分点。

  由此看来,艾滋病疫苗研发进展令人鼓舞,确实很可能处在突破的临界点上。